超碰 牛牛 刺激 video 

老婆的小秘密

时间:2020-06-20

在六月初的时候,因为孙丽敏和老婆王玲的同快到期了,孙丽敏不准备续
    签了,而是要湖南老家,老婆却还在而且要续签,因为这个时候有以前的同事
    和领导邀请孙丽敏去深圳个公司看看,其实当时问过我的意见,虽然我不想她
    去但是她还是去了。
    从五月三十号到六月三号共四天,我问起老婆,老婆说人家给报销飞机票
    呢,我也不好说啥了。
    老婆去了以后来啥也没有说,我问,她就嫌烦,我也就没有追问。
    后来她解释说是去考察的情况很不好,所以就不想说。
    我也就忘了这件事了。
    后来不留神在老婆的笔记本里隐藏的个视频文件夹,文件文件夹里满满的
    都是视频和照片,只有因为是浓妆和另种魅骚风格的装扮,所以开始我愣是
    没有看出来这是老婆他们,只是经过仔细辨认,才依稀看出是王玲和孙丽敏。
    点开个视频,画面上老婆仰躺在床角,高举着两腿,个光着身子的男人
    跪在老婆两腿中间,根粗大的肉棒插在老婆阴道内,正在快速的进进出出。
    老婆两眼水汪汪的看着男人,胳膊扶着靠背,嘴里吮着左手食指,忽地旁边
    伸过来直鸡巴,老婆艰难的侧着身子用小舌头追逐着龟头,忽而就全部含到嘴
    里,或许是老婆的舌头会配又或者是老婆那迷离带着专注的神情让男人感到了
    兴奋,男人很快就射精了,老婆这才兴致阑珊的恢复到原先的姿势。
    下身男人依然在动。
    接着点开第二个老婆大大的岔开着两腿,后挺着屁股,可后面两个洞里分
    别各塞着根振动棒,有男人右手扶着,但是能看出来老婆已经很有感觉了。
    因为洞口确实是在往下流着体液,因为是趴着当旁边男人凑过来让老婆吃鸡
    巴的时候,老婆只能侧着脸张开着小嘴伸着舌头,而后男人很快就射了,接着就
    有第二个男人过去等到第五个男人离开的时候,老婆已经陷入种溷乱状态,
    噘起的屁股有些坍塌的趋势,两腿有些发颤但是上身部还微微有些起身,脸窝,
    鼻孔还有整个嘴巴都有精液的液体拉出的丝线,舌头在外面伸着但是喉咙里有些
    像是吸食液体的声音但又却像是在极小声音的呻吟。
    第三个视频却完全不样了,有点日本片强制高潮的意思。
    老婆被分着腿按在床上,但表情却不是兴奋,而是委屈,看着老婆满脸潮红
    的颜色,我大概明白了,老婆是已经吃饱不想再要的意思,但是下面还是被强塞
    了鸡巴进去。
    还是那样,黝红的龟头个个的插进老婆的小穴里,次次的射干净了
    拔出来,老婆的眼睛已经发红了,像是委屈难受的已经哭过样。
    看到这里我心里有点难过,却又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终于到了了八个男人
    的时候,不再有J进去了,但是我却看到老婆的表情却是有点紧张的意思,不
    过同时我也发现个问题,这八只鸡巴从老婆的都没有带出前个人的精液,顶
    多是屄里拔出来的时候拉出来的精液的丝线,想想以后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
    操老婆的时候鸡巴进去的深度各不样,同时老婆的盆骨靠下而屄口却微微朝上
    ,看来老婆的容量挺大的啊。
    这个时候老婆的屄口已经被塞了个超大号的肛塞,但是肛塞的底部拧进
    个皮帽而后链接个强力的振动棒,刚打开,老婆就已经扭动不止,下身开始
    不断抽动着,腰肢晃动着下体极力的想摆脱振动棒,却无可去处,终于在躲避不
    了没有几分钟,老婆身体就开始了强烈的潮动,老婆用力的挤着眼睛,彷佛这种
    刺激已经突破她的极限,用身体的高频颤抖来缓解那股冲动,老婆已经压制不住
    尿意,下体已经泛起白色的水花经过肛塞的边缘喷出来等老婆缓过劲以后,这
    边有人给老婆套上件紧身皮短裤,拍了些照片...其他的视频大多就是老婆
    和孙丽敏两人和其他高矮胖瘦老少不各色男人搞的内容了。
    可能这些就是老婆在深圳的时候发生的吧。
    或许还有其他的事情,但是老婆从来没有和我提起过,我也没有问过,只是
    在想,等以后再问吧,虽然没有问,但是心里的波澜已经再也停止不了了,而且
    心里明白我的老婆绝对还有我没有发掘出来的更加的世界。
    这其中的时候还有个小插曲,就是自小炮他们几个和老婆孙丽敏起玩的
    期间,那些老婆在杭州的男人们交公粮的次数和质量有明显的下降,虽然他们掩
    饰的很好,但也难免密疏,终于,在次小炮趁老婆阿朵娘家的时候带着
    孙丽敏去过夜,结果就被逮了个现行。
    那晚小炮家是真热闹,平时,跟老婆块玩的那几个人也都去了,当然要
    的还是斌哥,他老婆的意思呢,把斌哥叫过来,让他教训小炮,而且孙丽敏也是
    公司的人么。
    可是没想到,这晚上过去了,结果确实很不样,因为在场的也只有小胖
    老婆阿朵和我老婆孙丽敏三个女人在,后来却变成了,斌哥在床上下下的操
    着阿朵而且是在小炮的婚床上,胜利和老鼠,在旁配着在操着。
    按照斌哥说的,第次只要让她食之甘味,不怕她以后不想。
    既然老婆正在和斌哥他们做着「说服工作」,而效果也是明显的,所以在沙
    发那边小炮却和大圣呢好死不活的在玩着孙丽敏和玲儿可能是因为心里不踏实,
    小炮操了玲儿会儿,却急急忙忙地提着裤子,竟然无耻去看他们怎么操的阿朵
    ,却把老婆玲儿丢在了那里。
    老婆捂着流着淫水的小骚逼,嘴里不断的大声抱怨着,屋里边的老鼠听见了
    老婆的声音,光着身子晃着闲置的鸡巴跑出来,结结实实插进了玲儿的逼里,这
    样老婆才安安静静地闭目享受起来,总之,这晚上是非常之淫乱,因为加了小
    炮的老婆,所以这几个男人,俩俩打个,剩下个专门特意的照顾了小胖的老
    婆,所以阿朵呢,被玩得还是很尽兴的,最后的结果呢,在天亮的时候切就都
    和谐了。
    交代完这系列老婆的往事后,我和老婆终于向互相见证迈出了小步。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才亲身参与了老婆和她的那些男人们的活动。
    老婆离职之后就依然暂时留在了杭州学车,而我终于由西南边陲转职到苏州
    工作,这样每到礼拜天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在起了。
    从第次和那些老婆的男同事们见面到直接参与操老婆活动这之间,我和他
    们在老婆的陪同下也只有两到三次的,大致也就是吃吃饭熟悉熟悉顺便互相了解
    下。
    也终于是在老婆的串通下,定在个礼拜六清早,在我们的出租屋里,搞
    次正式的性爱活动的启动仪式。
    其实那时候我还是蛮紧张的,因为这是第次,想要亲眼看到亲亲的老婆和
    那本该属于我的骚逼要被三个其他男人的鸡巴进出,精液沾染,其实心情还是挺
    激动的,几个人刚坐到起,暂时还有些尴尬气氛,我这个亲老公在场,他们三
    个就有点放不开,不过到底是当领导的,斌哥打哈哈,站起来客气的对我说:
    兄,今天呢,让妳这么招待大家,我们呢非常感谢,我们也会好好卖力。
    这也就是全当增加下妳们两口子的乐趣,不要在意,高兴就好。
    听到斌哥,这么说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我握着斌哥的手,也对其他人说:
    真是辛苦大家了,也谢谢大家伙,这么些年来对我老婆无微不至的照顾,妳希望
    今天,大家伙儿都玩得尽兴开心,发挥出平时的水平,争取超水平发挥,在这里
    我替老婆,谢谢大家伙了。
    听完我说的话,斌哥他们几个,都哈哈大笑,老婆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红
    着脸,老婆是被小炮和胜利,扔上床的。
    而斌哥,却拉着我小声的告诉我说,今天这场有些非常刺激的场面,当
    做对我的汇报表演,而这之前老婆是不知道的,这是他们三个在来之前再商量的
    。
    斌哥还暗示说,这些场面,是在以前玩的时候玩到最极致的时候,才会出现
    的,听到这些话我心里边那种刺激感油然而生,鸡巴也硬的不行,裤裆鼓囊囊的
    。
    而且心里盼望着,想要看看这应该会是怎样的场面,斌哥跟我说的时候,小
    炮和胜利,已经把老婆剥的精光,胜利用他那弯弯的鸡巴拍打着老婆的阴部,而
    老婆,自己就尽力的配着拍打的动作,不断的用阴部迎着落下的鸡巴,很明显
    这已经是种重复n次之后无意识的配,老婆的两腿岔开的很大,整个阴户完
    整的暴露在这些男人面前,而是老婆这时已经仰着脸开始用舌头舔着正端坐在老
    婆的面部的小炮的屁眼了。
    老婆开始按照小炮的姿势,用嘴巴清理小炮的整个阴部,嘴巴将小炮的鸡巴
    清理干净以后才开始用舌头向阴囊的方向移动,因为舌头伸得够长所以口水不断
    的流,小炮的阴部弄的湿漉漉的,但是很明显,小炮是相当的舒服。
    这个时候胜利却已经把他的大鸡吧塞进了老婆的骚逼,老婆尽量享受着这股
    冲击。
    她的腿尽力的向床边靠拢,很明显,两腿已经跟阴部持平了甚至阴部还要更
    突出点。
    小穴口,在生理弯弯的鸡巴的冲刺下下下张着,而老婆明显有些欲罢
    不能的苦恼,两手不由自地,摸了自己的乳头不断的抚摸着。
    斌哥跟我说完,也急忙的投入到征讨老婆的事业中。
    斌哥刚开始,只是在旁玩老婆的乳房,并配着揉按着老婆的阴蒂,让胜
    利的大鸡巴彻彻底底的从老婆的小骚逼里进进出出,肉体相撞的声音像打夯机般
    的厚重踏实。
    很明显的老婆也已经很有感觉了,小逼里边儿扑赤扑赤的水声已经被胜利勾
    引的有些泛滥的趋势。
    直到胜利,憋了股劲儿使劲儿操了老婆以后,斌哥这才开始,接
    替了胜利用鸡吧好好的犒劳老婆。
    胜利呢则炫耀似的甩着鸡吧走到了老婆的面前。
    这时候小胖也已经起身,老婆像个多占多拿的孩子样,只手分别拿了小
    胖和胜利的鸡吧,这舔口那亲个脸的媚笑荡漾着我不曾见过的满意,甚至
    我在旁有些羞愧了。
    老婆瞟到了我的样子,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又禁不住两个男人
    的鸡巴的诱惑,正在犹豫间,斌哥在下面发力了,开始很有节奏抽插时勐的巴
    掌拍到了老婆的屁股上,「贱货快点」,这巴掌下子就把老婆打醒了,再没
    有犹豫,开始浪叫着接受这三个男人的倾轧。
    我想这斌哥果然是有门道了,他把老婆的心思洞察的清清楚楚,也知道该怎
    么引导老婆的情绪,怪不得老婆被他们几个吃得死死的。
    斌哥像是在专门表演似的,口气顿勐烈的抽插,老婆就明显有些吃不消
    ,虽然两只手还在给小炮胜利打飞机,但是两眼已经有些发直,这三个男人明显
    的知道这又是老婆开始迷离的前奏,看到老婆被别的男人这样轻易的就找到的高
    潮点,心里确实是很有些酸味的,斌哥没有放慢,依然保持着强烈的持续夯操,
    胜利却不老实了,把鸡巴直接塞到了老婆的嘴里。
    老婆用舌头舔弄着胜利的龟头,就像吃雪糕那样,不时的打着划,口口水流
    得很开,但是慢慢的我发现,有些不样,有些不对头,老婆的口水的流量有些
    严重,忽然我才明白,胜利在向老婆的嘴里撒尿。
    我有些惊呆了!这是我贯强势有女风范的老婆吗?外表温柔贤惠性格
    内敛懂礼节知廉耻的老婆吗,现在此刻眼下我那发誓爱家爱我的老婆,现在正像
    只淫贱的小狗奴样当着我的面,伺候着这样个男人在自己嘴里撒尿,这
    刻我有些心神失守了。
    但也在霎那又被老婆声呻吟声喊得过神来。
    老婆嘴里已经没有鸡巴,但是下颌和脖子上是大片的水迹了,但是老婆已
    经顾不上了,因为斌哥开始在下边强力的冲刺的时候,胜利在配着捏弄着老婆
    的阴蒂,老婆敏感的身子已经开始扭曲,下身也啪啪的拉着液体丝线盛开着白浆
    ,兵哥快到了发射的边缘,小胖已经在他身后后该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斌哥个闷哼,勐地拔出湿淋淋的鸡巴快速的插进老婆嘴巴里,并死死固定
    着,股股的射精,老婆挣扎着憋红了脸,却因为嘴巴喉咙里塞满了却咳嗽不
    了。
    这样的场景我从来没有想象过,没想到我的第次见证就能看到这样的情景
    。
    也可以想象以前老婆跟他们玩的时候,都能到什么样的程度了,稍候心里边
    其实稍微有些愤恨但基本已经很轻了,我加快撸着自己的鸡巴,眼睛直勾盯着老
    婆的表情,忽然发现老婆脸上出现了种类似于满足却有泪水迷离的种表情,
    小炮以更高速的频率挺操老婆的骚逼,老婆下子遇到更加勐烈的进攻,浑身有
    些不知所措,只是犹如风吹雨打中,瑟瑟发抖,但却同时承受着,满嘴斌哥射到
    最里面的精液。
    斌哥全部射完之后,仔细检查老婆的嘴,没有浪费点,顺便还向老婆嘴里
    面吐了口唾沫。
    然后这才放过老婆,同时还向我示意。
    小炮这时候却慢了下来,慢慢的竟然停下来了,然后就却发现他们的结处
    ,射出了大片的水,起初我还以为是老婆开始高潮失禁了,但是仔细观察老婆
    的表情还不是高潮,依然还是副任操的样子。
    这就不难想到是小胖在向老婆的骚逼里尿尿,想象老婆的子宫里面充满了
    个男人的尿液,我感觉刺激的要死,但老婆好像也只是觉得舒服,并没有什么其
    他举动。
    终于小炮让我见识到了尿遍内外高频打夯的妙处。
    可能是感到老婆的骚逼尿满之后,小炮疯似拉开架势,用鸡巴疯狂的点击着
    老婆的小逼,这种点击力度不大但是频率高的吓人,平时要快插三五分钟的老婆
    在不到分钟的时间里就已经开始四肢抽搐,嘴里面开始都都囔囔胡言乱语,很
    明显啊老婆正在享受性高潮,但是在我眼里,老婆现在正在享受的是尿高操。
    已经分不出是淫液还是尿液或者精液的水渍四溅看得我是心花怒放,鸡巴撸
    的根本停不下来。
    而这拨高潮来的确实很勐烈,老婆的这种抽搐状态直持续了有3~5分钟
    。
    等到小炮也彻底完事后,我才走近,股子淫靡的气味扑面而来,当然还有
    尿的味道。
    老婆嘴巴都都囔囔了,仔细听说的却是:我是骚逼我是骚逼,快来操我,
    我死了被操死了,妳们操死了,。
    即使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老婆的手还抓着胜利的鸡巴,他却苦笑的看着我,
    我也表示无语。
    斌哥看到老婆那个样子,也很明白是不能继续玩了,这就得告段落了。
    现在也才点,玩了不到个半小时,但是他们三个人,就告辞走人。
    把他们送走后,我快步走到床边,看老婆依然还是那样卑微下贱迷离,心里
    便升腾起种屈辱感和刺激感。
    我举起发硬的鸡巴毅然而然地塞进了老婆那已是满是尿液的小骚逼了,疯狂
    的抽插,然后拔出来完全的受到了老婆的脸上,享受这第次眼看着的献妻品着
    这个中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