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dc影库年龄确定 

妻子的另一面

时间:2020-06-20

  如同浪潮一般的闹铃声把我叫醒。
    我睡眼惺忪地起床,懒洋洋地穿上衣服,吸着拖鞋走到客厅。
    一阵香气吸引着我来到厨房。
    「老公~你醒啦!」
    我新婚半年的妻子周茹雅,正在煎蛋给我做早餐。
    她今年二十一岁,正在传媒学院读影视表演。
    向来是校花排行榜上排头三名的她,有着一头无比顺滑柔亮的黑发,眼睛又
    明亮又深邃,未脱稚气的粉嫩脸蛋,却搭配上了有一副36F巨乳,前凸后翘的
    性感女郎身材。
    而这一刻的她,更是令人忍不住鼻血:她裸体,只穿着围裙。
    从后面看,她微微显露的巨乳侧面,和那丰盈嫩白的屁股线条,简直是能让
    所有男人疯狂的性感迷梦。
    我走上前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一大早,穿成这样诱惑老公啊?」
    「难道你不喜欢吗?是哪个小坏蛋,昨天晚上求着我一大早要裸体围裙做早
    餐的呀?」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从后面抱住她,轻轻舔咬她的耳垂。
    内裤里早已支起的小帐篷,也开始在她的屁股上蹭来蹭去。
    「讨厌~让人家做事啦,不然你吃什么?」
    「吃你不就行了吗?」
    「真是的,昨天晚上还没吃够吗……」
    「有这么性感漂亮的老婆,哪里有够?」
    我开始把手指从围裙的侧面伸进去,揉捏她无比软嫩的大奶子。
    「你过去坐着~~再乱来,我就要把油弄到自己身上了啦!我说真的!」
    「好吧好吧。」
    我只好听从命令,乖乖到客厅坐着。
    五分钟后,茹雅端着两个装着煎蛋和培根的盘子,恭恭敬敬地放在客厅的餐
    桌上。
    「老公,快吃,吃饱了好上班哟!」
    她欢快地说。
    能娶到这么漂亮,而且十分开朗,总是以让我开心为最高要务的老婆,我简
    直太有福分了。
    「好香啊……」
    我故意做出使劲嗅闻的样子,然后突然把头压倒茹雅的胸前。
    「嗯,好香的奶子……」
    「你怎么还胡来啊,老想着吃人家,是嫌我做的早餐不好吃吗?」
    「当然不是咯。我只是想,这么美味的早餐,一定要搭配最好的餐具才行。
    」
    我一说完,把老婆的围裙往下一拉,她的那对大奶子就完全暴露了出来,像
    乳白色的布丁似的上下抖动。
    然后我用叉子弄了一小片煎蛋,放到了老婆的奶头上面。
    老婆身体并不是直立着,而是有一些往下倒的,于是那小片煎蛋安安稳稳地
    停留在了她的巨乳上。
    「别闹了!好烫!」
    我不理会茹雅的抗议,张开嘴去吃搁在她乳头上的煎蛋,顺势也就把粉嫩的
    奶头含在嘴里舔弄着,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
    「啊……老公……好坏……一大早就玩这个……」
    「我忍不住嘛……」
    茹雅的身体因为我的舔弄,而发起抖来。
    她真是太敏感了。
    我把手伸到她的围裙间,要去抚摸她的蜜穴。
    当我的手接触到阴毛的时候,她突然把我的手打开了。
    「够了!我今天要……要早点……到学校……」
    「到学校做什么?今天是要做形体训练吗?穿着泳装,在台上走来走去,让
    你的男同学们流口水?」
    「才没有!我要生气了!」
    茹雅勐地一推,然后再用脚一踹,把我踢到了沙发的另一头。
    不得不说,她蛮横起来力气还蛮大的。
    「老婆,你怎么一大早就家暴呢?」
    「还不是因为你只会做坏事!我是说真的啦,我们俩都快迟到了!你今天还
    特意嘱咐我,今天工作多,让我早点叫醒你,可是你睡得像死猪一样,我只好去
    做早餐了,等着闹钟叫醒你。别浪费时间了!」
    「咱俩亲热亲热,能叫浪费时间吗。」
    「今天晚上再说啦!我说真的!已经因为你早上不安好心,我连续迟到两天
    了都……老师训起人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看见她皱起眉头,嘟起小嘴,明白过来她是真的很担心被老师训,也就放
    弃了一大早吃一顿好肉的念头。
    也对,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少了这一餐也没什么,以后还愁吃不到?何况,
    我也真的快到上班时间了。
    我的老要是发起火来,那也真让我消受不了。
    于是,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我老老实实地吃完早餐,收拾东西,出门了。
    我走的时候,老婆还在卧室里,选她今天上学要穿的衣服。
    「老婆,我走咯!」
    「拜拜~~」
    她的声音从远远的卧室里传来。
    「怎么,也不给我吻别啊?」
    「哎呀,别婆婆妈妈的了!」
    她还是没有走出卧室。
    「好吧好吧。」
    我说。
    虽然我语气显得很无奈,但心里却被逗乐了。
    这个特别黏人的老婆,竟然会用「别婆婆妈妈」
    这样的话来埋汰我。
    我刚走出门没多久,又收到茹雅发来的手机短信,上面列举了一堆让我下班
    的时候要顺便带来的东西。
    她还说如果忘记了,就要惩罚我。
    嘿嘿,这句话反而让人很期待呢。
    我开车前往上班地点。
    在途中,电话响了。
    来电显示人是「邵强」。
    「喂?」
    「王梓,你快到公司了?」
    「是啊,怎么?」
    「别去公司了,直接到黄河街55号,六楼,67。有活。」
    「是姓张的那一家人对吧?」
    「对啊。」
    「哦,那我知道了。这么一大早……」
    「老大安排的,我有什么办法。快点啊,我都快把人准备好了。」
    「好好,我马上到。」
    我放下手机,向着邵强说的地点驶去。
    我在一家金融公司做理财咨询,平常不太忙。
    每天,我穿着职业套装,干干净净上班,利利下班,迎接美丽妻子的拥
    抱。
    然而,这不是所有的真相。
    如果让妻子知道我真正的职业……不要说结婚,她怕是根本就不会看我一眼
    吧。
    我到了目的地,黄河街55号,67。
    敲门。
    有人开门了。
    是我的搭档,邵强。
    他大概三十岁左右,一身特别发达的肌肉,脖子和后背纹着常常被我取笑的
    夸张纹身。
    「来了?」
    邵强说。
    我看见他右手里,拿着一根棍棒。
    「你动手了?」
    我问。
    「当然在等你啦。」
    我随着他,进入房间。
    虽然是大白天,但所有窗帘都拉上了,整个房间显得有些阴暗。
    从家具和摆设上看来,这家人收入不错。
    或者至少曾经收入不错。
    因为,如果不是经济上遇到了困难,那也不会被我和邵强这样来自「金融公
    司」
    的人给缠上。
    我们来到客厅。
    男人,一个瘦小的男子,和女人,他的妻子,两个人都不到三十岁,双
    双跪在客厅的地毯上,低着头,发着抖。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布料,把右手拳头给缠上。
    「喂!抬起头来!」
    邵强喊着,把棍棒前端在墙上砸了一下。
    这一对男女,被吓得身体勐烈颤抖着,但不敢抬起头。
    「不要让我们再说一次。」
    我说。
    他们终于抬起了头。
    两人满脸都是冷汗,丈夫嘴唇都发乌了,妻子显然哭过,妆都哭化了。
    我走上前,看着他们俩。
    他们用无比恐惧的眼神看着我。
    我狠狠地刮了丈夫一个耳光,把他打得眼冒金星。
    妻子尖叫了一声。
    然后,我又狠狠扇了丈夫的另外一边脸。
    他的面颊立刻肿起来了,身体抖得更加厉害。
    「钱,已经拖了两个月,所以呢,就是两个耳光。」
    我说。
    「不对吧?教训得这么轻?」
    邵强假装好奇的问道。
    「那……你给个建议?」
    「一个星期,一根手指头?」
    夫妻俩立刻惨叫起来。
    「安静!」
    我吼叫道。
    「这傻大个说的话,你们别当真。砍手指,那是电影里的人干的事。我们呢
    ,活在文明会,要的只是欠债还钱,如果真砍了手指,你们丢了工作,那还怎
    么还钱?对吧?」
    「对对对。」
    丈夫点头如捣蒜。
    「但是你们俩,是有前科的。上一次,借了我们公司五十万,拖了一个月才
    还。我们也是小公司啊,资金周转不容易,你们不还钱,我们也得吃泥巴。不过
    我们老很讲人情的,第一次借钱给你们救急,被坑了,不生气,就当吃了狗屎
    ……」
    「老王啊,你这是咒我们老吃狗屎呢?」
    「打个比方,你激动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们老,人特别好。被你们坑了
    一次,还愿意借第二次,这次是一万。结果呢,拖得更久……」
    「我们会还的!再宽限一个月,一定还……」
    丈夫说。
    「一个月?!老邵,他们说一个月,你觉得怎么样?」
    「我无所谓的,关键是老愿不愿意啊。」
    「那,问问你们老……」
    丈夫说。
    「我们老,大忙人,犯不着为这种小事烦他。老邵,不如咱们定意吧。
    」
    「行啊,怎么说?」
    邵强问道。
    「我看哪……」
    我话音未落,狠狠一拳揍在妻子的脸上。
    她痛得倒在地上,捂着脸哀嚎。
    「老婆!老婆!」
    我一把抓住她老婆的头发,把人给揪起来。
    邵强帮我按住男人,我用缠了布的拳头,对着这女人的鼻子,脸颊,各来了
    两下。
    她的鼻血喷溅出来,洒在她老公的脸上。
    这女人还挺漂亮的,好端端一张脸,先是把妆哭化了,再是被我打得满脸是
    血,嘴边煳着血泡泡,不停呜咽着。
    「老婆!老婆!啊啊!」
    男人不停地惨叫着,但是邵强把他按到,然后用膝盖压在他的脖子后面,他
    根本起不来。
    「知道为什么打她,不打你吗?」
    我说。
    「我们都明白,这家里,要靠你挣钱。要是把你打坏了……」
    「老王,别找理由了。」
    邵强说。
    「我们大伙儿都知道,你就喜欢打女人,装什么装呢。」
    「……也对。那老邵,你喜欢什么啊?喜不喜欢……这个?」
    我抓住女人的睡衣,狠狠往下一撕。
    她雪白的奶子挂了出来,脸上的血很快滴落到奶头上,染上了一种异样的性
    感。
    「你真懂我啊老王,这个我喜欢。」
    老邵说。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
    女人用微弱的哭泣声说着。
    「手感还可以啊。」
    我伸出手,抓捏了几下,女人发出唔唔的呻吟声。
    我突然间勐地把她压倒在地上,背部朝下。
    女人尖叫着,要咬我的手。
    我又揍了她一拳,这一下似乎有点狠,她晕过去了。
    「老婆……老婆……」
    男人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
    「老王你让开,我玩玩。」
    老邵说。
    我们交换了位置,我压制着男人,而邵强则双腿分开,坐在女人胸口前。
    他狠狠抓捏女人奶子好几下,挤出深深的乳沟,然后掏出他粗黑的肉棒,就
    往乳沟里插进去。
    「怎么样,」
    我揪着男人的头发,凑着他的耳朵说。
    「老婆就在眼前,被别人拿来打奶炮?」
    「饶了我们吧……求求你……我会还钱的……」
    「咱们现在不信你了。你把自己的信用度,都给破坏了。所以好好看着吧,
    老婆被别人使用的样子。」
    「呼哧,呼哧……好爽!……嗯哼……」
    邵强享受着鸡巴插进乳沟的感觉,同时双手把奶肉更用力地朝中间拢紧。
    插了八九分钟后,随着一声闷哼,他射了。
    浊白的精液溅射出来,把女人的奶子弄得脏脏的,还给她满是血的脸染上几
    点白色。
    「够了吧……求求你……」
    男人还在求饶。
    女人似乎醒了,呜咽呜咽地呻吟着,开始扭动身体。
    「咦,她醒了呢。是不是被我操爽了?」
    邵强说。
    「打个奶炮也能操爽?这都是a片里瞎演的,什么打奶炮,操嘴都能高潮,
    谁信啊。」
    我说。
    「那你是说,对付女人,还是要操逼咯。」
    邵强说。
    「还用问?不过,你已经爽过了……」
    男人意识到我们要做什么,开始疯狂挣扎。
    我把他的手反扭,一用劲,他像杀猪一样叫起来。
    「我不想把你的手弄断的,」
    我说,「手要拿来挣钱的嘛。老邵,来,咱们再换个位。」
    「好吧好吧。」
    我揪起女人的头发,把她朝厕所拖过去。
    她醒来了,双腿在地上一直磨蹭,嘴里发出尖叫。
    但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阻止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因为我的肉棒早就硬起来了
    。
    我强迫她跪在马桶面前,脸对着打开的马桶盖,掏出自己的肉棒,对准她长
    着茂盛阴毛,阴唇似乎因为恐惧而颤抖着的小穴,一下子就捅了进去。
    「啊……!」
    我发出愉悦的呻吟。
    折磨并且在丈夫面前奸淫别人的妻子,我几乎想不出世上有比这更大的快感
    了。
    我狠狠地抽插,而被揍了很多拳的女人几乎已经放弃了抵抗,头悬挂在马桶
    盖旁边,被动承受着我肉棒的侵入。
    她的身体随着我的撞击而前后摇晃,而她脸上的血也滴下去,把马桶里的血
    染红了。
    而邵强则抓住男人,强迫他观看老婆被强奸的样子。
    因为身体的疼痛以及恐惧,女人的肉穴不由自地收紧,夹得我的肉棒无比
    舒畅。
    我接近二十厘米的长阴茎,无法完全插入,反而恰恰让最敏感的龟头部分受
    到最激烈的挤压。
    「我操,这逼有点紧啊,」
    我一边操一边说,「早知不把这女人打得那么厉害了,让她发点骚。」
    看着这一幕,丈夫也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意愿。
    他只是迷茫地看着这一幕,彷佛弄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在做一个噩梦。
    插了一会儿之后,我射了出来。
    我的精液,一滴不漏地被这婊子的肉穴给吸收了。
    她的身体因为我的射精而剧烈颤抖起来。
    「啊……好爽。」
    我说着,把肉棒拔出。
    「靠,你他妈变态。」
    邵强对那男人说。
    「老王,这小子硬了啊!看着老婆被狠揍一顿,又强奸,还硬得这么厉害!
    」
    「那咱们不是做好事了?咱们是来让他们不舒服的,结果反而把他们搞舒服
    了,哎,要是让老知道,又得骂了。」
    「不如再做一点好事好了?」
    我们抓住丈夫,让他跨坐在马桶上,肉棒正好对着被强奸过的妻子的嘴巴。
    然后我再抓住妻子的脑袋,往前一挪,让她染血的嘴吞下丈夫的鸡巴。
    在这过程中,他们两人神志恍惚,几乎是任我们摆弄。
    「爽不爽?」
    我说。
    「你老婆好像有一颗牙被打掉了。这样更不容易咬到鸡巴。」
    邵强掏出一台拍立得相机,把眼前这无比耻辱的一幕拍了下来:几乎全裸的
    女人跪在马桶面前,暴露的肉穴满溢着精液和淫水,沾满鲜血的脸无力地悬在马
    桶上面,含着老公的鸡巴。
    老公眼神茫然,彷佛完全失去了生的希望。
    「两个星期。」
    我说。
    「两个星期再不还钱,我们会再过来一趟。」
    「这张相片,就留给你们做纪念吧。」
    邵强把拍立得照片,塞进女人的阴道里,然后和我一同离开了这房间。
    我们下楼,进入我的车。
    「哎,今天还有两单。」
    邵强说。
    「怎么了?你嫌累?」
    「累倒是不累,不过我答应了下午要去参加女儿的家长会,不快一点儿,就
    来不及了。」
    「你女儿几年级了?」
    「才三年级呢,语文才考七十多分,急死我了。哎,不说了。你倒好,老婆
    年轻漂亮,又还没有孩子……」
    我们一路寒暄着,向下一个目标地点驶去。
    …………晚上六点,我到了家里。
    一打开门,茹雅就像快乐的小兔子一样蹦跳着扑倒我怀里。
    「老公~你来啦~~我好想你~~」
    「我更想你,亲爱的老婆。来,这都是你要的东西。」
    我右手伸出去。
    手中提着的环保袋里,是今天一大早出门的时候,老婆嘱咐我买的一大堆东
    西。
    「咦,怎么事?」
    老婆接过袋子的时候,看着我的手背,说道。
    「这里好像擦破了?」
    「没事,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破的。」
    我说。
    「哦~小手乖乖,快点儿长好~长好了老公就不痛了~~」
    老婆以她特有的又嗲又童稚的姿态,亲吻那小小的伤口。
    她当然不会知道,那伤口是我打人太用力造成的。
    在她眼里,我还是那个虽然有点好色,但还是朝九晚五,老老实实上班的小
    白领。
    我永远不会让她知道,我的另一面。